你的位置:蓝狮娱乐 > 关于蓝狮 >
董竹君临死前说了两句遗言,第二句遗言里藏着,她离婚的终极无奈
发布日期:2024-06-08 04:29    点击次数:199

“瑶草之花,生于佳丽之地;风尘之中,必有性情中人。”

这一句话是用来形容青楼女子的,在很多时候青楼女子都有很多无奈,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怕是没人想进这风尘之地,让人看不起自己甚至羞辱嘲讽。

大多数女子进入青楼后会有一段反抗时期,到后面就会慢慢的麻木、接受,不过少部分人还是有一些真性情的。

民国奇女子董竹君便是这样,被父母卖到青楼却在后来成为一个著名的女企业家。今天,咱们就来聊一聊她的故事。

少年时不幸沦落青楼,遇见夏之时逃出生天

1900年,董竹君出生在江苏上海洋泾浜畔的一个贫民窟里。父亲是江苏南通县六甲乡人,名叫董同庆,凭着一身力气以拉黄包车为业养家糊口,但却英俊而忠厚。

母亲人称李氏,是一位勤俭而能干的女性,因为家中经济拮据习惯于用抱怨来排解心中的苦闷。

生活的艰辛压得夫妻二人喘不过气来,但这对夫妇却依然坚守着一个信念:让他们的女儿接受教育。

于是他们含辛茹苦把女儿养大,随后又送入私塾读书,在那个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的年代里,董父董母有如此见地很了不得。

天有不测风云,董同庆不幸染上伤寒症,家中的顶梁柱瞬间变得摇摇欲坠。面对生活的重压,董竹君不得不在学业中途退学,承担起家庭的一部分责任。

最终在走投无路之下,董同庆忍痛作出一个艰难的决定,将女儿送往青楼做清倌儿,只为得到300大洋。何为“清倌儿”,就是只卖唱不卖身的一种,并且只有限期三年。

当时,青楼的老鸨看着美艳动人、清纯的董竹君却起坏心思,在心里已经想好等这位姑娘月事来了就让她接客,表面上答应董父董母的不过是缓兵之计,把女孩先骗进来还不会任由自己拿捏。

那些年里,为了培养董竹君老鸨不遗余力,更是派专人悉心教导为以后成为摇钱树做好准备。

董竹君容貌美丽并且戏曲功底深厚,学艺速度一日千里,不久便在青楼中崭露头角,成为众人瞩目的头牌艺人。

每当她登场唱戏院内、院外宾客云集,座位总是提前被预订一空,有时候观众队伍更是延伸至门外,只为争相一睹她的风采。

老鸨看见更十分高兴,这不就是一个活的摇钱树吗,一要好好利用好。内心更是不断幻想着,等董竹君月事一来就竞拍她的初夜,到时候肯定能狠狠赚一笔。

某一天早晨董竹君从睡梦中醒来,人生的第一次月事悄然而至。

照顾她的是一位好心阿姨紧张而急切地提醒,这是逃脱的最好时机,否则将被迫迎接那些不堪的客人。

阿姨还向她透露老鸨对待少女的种种手段,语重心长地劝董竹君早日规划自己的未来之路,找一个人嫁了最好。

可是出入青楼这种地方的能有几个好人呢,除纨绔子弟之外剩下的就是地下革命者,主要就是这个地方荫蔽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一个名叫夏之时的爱国青年出现在她的生命中。

某一日董竹君在演绎着千古流传的悲欢离合时,目光无意间穿过座无虚席的观众席,落在一群气质非凡的青年身上,其中更有一位领袖风范的年轻人引人注目。

即使眼光高如董竹君也不禁被他的风采所吸引,细心聆听他们的谈话,心中暗自惊叹“这些人绝非泛泛之辈”,而此人正是四川的副都督夏之时。

夏之时的出现对董竹君来说,如同在漫漫长夜中望见了一颗救星。与此同时,董竹君虽然身在染池之中却没被污染,这一点也让铁骨铮铮的男儿生出几许柔情并深表敬意

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情感日渐深厚,夏之时决心要为董竹君争取自由带她脱离苦海,可是当与鸨母谈及赎身的价钱时,对方竟狮子大开口索要三万大洋,这在当时称得上是一笔令人咋舌的巨款。

两人结婚前往日本,回到家乡事事料理完美

夏之时有能力支付这笔钱,董竹君却坚决拒绝他的好意,因为她不愿将自己看作一件商品,任由男人随意买卖、摆布,决心依靠自己逃离魔窟。

很快董竹君策划一场逃亡行动,某天深夜她假装生病,随后灌醉看守抛弃一身珠宝,只为换取一个自由之身。最终,在月色中她如同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,飞向自由的天空。

夏之时与董竹君也终于牵手,踏上共同的人生旅程,不久后在几位挚友的见证下悄然举行一场朴素而温馨的婚礼。

那个意义非凡的时刻,他们仅以一张珍贵的结婚照片,记录下这份纯粹而美好的爱情。

后来两人踏上日本的土地,在夏之时的引荐下,董竹君有幸踏入东京御茶之水女子高等师范学校读书

这段日子里她并未放任自己陷入悠闲,反而以极大的热情投身于知识的海洋,不断充实自己的才智。

董竹君如饥似渴地学习,对时代脉搏和科技发展的洞察力也日益加深,这些宝贵的经历如同种子般在她心中生根发芽,为未来的人生旅程奠定坚实的基石。

1915年夏之时接到了回川的命令,临别之际将一把手枪交到董竹君手中,叮嘱她用以防身以防不测,但若有任何背叛之举宁愿她以此了结生命。

与此同时,他还火速将正在上海南洋中学就读的四弟召回日本,来陪伴其二嫂读书,实则是暗中监视,生怕她稍有自由便心思活络红杏出墙,这一刻董卓君的心触动了但却并没有发作。

1917年的秋天,董竹君自东京御茶之水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毕业,本打算继续深造法语赴巴黎留学,然而夏之时却坚决要她返回四川合江。

在四川夏家是一方显赫的世家大族,家族中依旧严守着尊卑分明的古老传统。

夏家的族中长辈尤其是夏之时的母亲,认为董竹君那青楼背景与家族的门第不相匹配,最多只能以侧室的身份进入夏家,断无成为正妻的可能。

正处于人生春风得意的董竹君,仿佛被突如其来的暴雨淋湿,满腔热情瞬间冷却。

但她并未就此屈服,而是选择忍辱负重暂且在夏府栖身,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才智与能力,期望有朝一日能够获得夏家的真正认可,成为夏之时的合法妻子。

在夏家度过的漫长数月,董竹君将家族的大小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,无论是家族生意的账目、还是家中的琐碎内务,都管理得有声有色。

甚至夏家四弟的婚礼也是由她亲自主持操办,其卓越的才华和能力逐渐感化夏家的长辈们,最终这些人点头同意董竹君与夏之时再次举行庄重的拜堂仪式,并正式承认她为夏之时的正房夫人。

婚礼当天大嫂拿出一张1000大洋的赎身契,告诉董竹君这是大哥当年赎身的收据,这一刻她的尊严再度被践踏。

转瞬到了1919年,夏之时在四川的派系争斗中站错了队以致公职被免,失意的他沉溺于鸦片之中,而且性情愈发暴躁。

董竹君因患肺病离群索居漫长的三个月里,夏之时竟然一次也没有前往探望。她与丈夫有一个女儿,然而夏家有严重的重男轻女死心,夏之时也不例外。

当董竹君为照顾女儿搁置家务时,丈夫一脸嫌弃地说:“一个女孩而已,值得这样做吗?”

与此同时,过上正常的生活后董竹君便将父母接到身边来,然而女婿却对这二老极其不尊敬,这比董竹君自己受气还痛苦。

在心灵的阴霾中她却未曾放弃自我奋斗,以坚韧的意志一手创办了“富祥女子织袜厂”,又勇敢地拓展业务成立出租黄包车的“飞鹰公司”。

然而命运的风浪总是难以预料,由于经营策略上的失误,这两份事业最终遗憾地走向落幕。

两人离婚,董竹君发展事业

夏之时还不止一次的说董竹君只能生女儿,不能给他们家传宗接代,对那四个女儿也是不关爱,有时喝醉了酒还会打骂,这样的生活与董竹君所想要的尊严逐渐背离

她忍受不了这样的夏之时,便向他提出离婚,两人约定先分居五年再说。

这五年期间董竹君过得很艰难,甚至父亲生病都拿不出来钱看,夏之时则说“若是你能回来,自己可以承担全部的医药费”。

对此董竹君拒绝了,因为相比生活的坎坷,精神上的侮辱根让人痛苦。两人你最终离婚了,同时董竹君提出一个要求:

一旦她有个三长两短,请夏之时念及情分,不要断绝抚养费,培养四个女儿大学毕业。

后来夏之时并没有履行,还强迫其交出孩子,董竹君予以拒绝......经历一段破碎的婚姻后,董竹君在早期岁月里频繁地踏入典当行的门,1930年迎来了新的生机。

她创办一家规模不大的群益纱管厂,在高人的悉心指引下还远涉重洋成功引资一万元,为工厂注入了活力。

好景不长,1932年1月28日日本侵略者的炮火无情地轰击了上海闸北,群益纱管厂也难逃厄运惨遭炮击,不得不暂时停下生产的脚步。

1934年,夏之时还来嘲笑过她,董竹君并没有理会他。1935年3月15日,由董竹君锦江川菜馆正式挂牌营业,开门便是满堂红。

上海滩青帮、洪帮的头面人物黄金荣、杜月笙、张啸林是这里的常客,南京及上海军政要员也经常出没于此。1936年初,董竹君又创办了锦江茶室。

上海解放后她遵照上海市公安局和市委的指令,以锦江两店人员为班底创立锦江饭店,直至现在该饭店都很知名。

董竹君展现非凡的勇气和智慧,在面对困难和挑战时始终保持坚韧不拔的精神,敢于挑战传统观念,追求个人独立和自由。

即使在婚姻中遭遇不幸,也勇敢地选择离婚,带着孩子们独自生活。

也因此董竹君的故事被广泛传播,成为中国近代史上一位标志性人物,她的生活和事业不仅展示了女性的独立和自强,也为后来的女性树立了榜样。

但董竹君真的幸福吗?或许并非如此,人生离别之际她留下两句遗言:

第一句是我从不因被曲解而改变初衷,不因冷落而怀疑信念,亦不因年迈而放慢步伐;第二句则是在她的葬礼上播放《夏日里的最后一朵玫瑰》。

“夏”代表的是夏之时,而“玫瑰”则代表的是董竹君自己,很显然即使在死前她依然爱着她,既然如此又为何离开呢?原因就在第一句遗言上。

董竹君是一个追求尊严、追求自由的女人,她深爱着夏之时,但与他生活在一起却得不到尊重,正所谓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,若为自由故,两者皆可抛。”

为了自由、为了尊严,哪怕董竹君至死都爱着夏之时,她依然会选择舍弃这份情,这(自由与尊严)也是她一生都在追求的。

对于此事,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呢?





Powered by 蓝狮娱乐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